政策向好技术狂飙突进大健康创新还有哪些拦路虎?
2019-11-20 15:35 来源:未知
政策向好技术狂飙突进大健康创新还有哪些拦路虎?
阳江日报

  经济学家保罗·皮尔泽曾在《财富第五波》中指出,随着生物和细胞生化科技的突破,继个人计算机和网络产业之后,健康产业将成为全球的“财富第五波”。

  但另一厢,在把握这波红利之前,我们仍然需要面临诸多困惑。具体到“健康中国2030”以及“一带一路”战略等语境下,大健康企业应该如何实现科学技术、商业模式、资本市场等方面的创新?而创新过程中,创投圈又将面临哪些挑战?

  亿欧大健康11月9日消息,“2019广西大健康产业峰会”在南宁召开。作为本次大会的分论坛之一,“创新论坛:大健康创新潜力与瓶颈”聚焦产业升级,复宏汉霖总裁兼CEO刘世高、康辰药业总裁刘建华、Brainco创始人兼CEO韩璧丞、美国应用干细胞公司董事长兼CEO姜儒鸿、世和基因创始人兼CEO邵阳、九州通副董事长刘兆年、广西投资集团副总经理焦明以及百色市市长周异决等嘉宾一同出席活动,共话变革方向。

  如果说有什么技术能够代表过去一年的创新突破,PD-1单抗想必榜上有名。自2018年6月Opdivo在国内获批上市,及至12月底两款国产PD-1先后“出线”,单抗药物一下子成为新药届的“宠儿”,各家药企纷纷加码,中国也由此进入免疫肿瘤治疗时代。

  “毫不夸张地说,PD-1的发现可以媲美当年的胰岛素和青霉素的发现。”刘世高表示,作为对二十余种肿瘤适应症都有疗效的广谱抗癌药,PD-1的出现改变了业界对于肿瘤发病机制的固有看法。“它由多基因突变学说一下子跳跃到肿瘤免疫学说,简单地理解就是,肿瘤的病发与个体自身免疫力的下降有关,而PD-1的原理就是通过激活自身免疫系统,实现对癌症的抑制和治疗。”刘世高补充说。

  值得注意的是,业界针对PD-1的药效改良也在持续探索。“(PD-1)对大部分癌症治疗的有效率,大约是100个人只有20人有正向反应。”邵阳介绍说。

  目前,解决这一问题的思路大致有两种,其一是药物联用,在PD-1基础上加上化疗或者新的靶向药,将疗效提升至20%以上;其二是个体化医疗,通过基因筛查的方式,将最适合PD-1药物的那20%的患者筛选出给药。

  “世和基因一方面正在布局个体化医疗,另一方面则在尝试,借助液体活检的技术等手段,实现癌症的早筛早治。”邵阳进一步指出,结合甲基化、突变,或者是羟基、羟甲基信号等信息建立起正常人和患者的模型,可以帮助医生尽早确诊,提前干预。

  除此之外,大健康的技术创新也随着5G等技术的落地而不断突破。韩璧丞以脑机接口为切入点,展示了“造人”和“造超人”发展现状:“中国7000万的残疾人当中,有3000人就是身体残疾的,如果我们能够在人造部件上接入大脑意识,就可以帮助残疾人恢复到正常的生活状态;从大脑端来说,它会经历不同程度的衰退老化,目前也有企业正在这方面进行相关实验。”

  东吴证券发布研报预测,在国家加快审评审批、“4+7”带量采购等创新利好局面下,国内PD-1市场空间将超过700亿元。而具体到药物回报上,中国庞大的肿瘤患者人群和药物需求,也刺激着药企试图通过入局PD-1实现营收的迅速增长。

  以Keytruda为例,2014年该药首次上市,2018年的销售额就已经达71.71亿美元,成为默沙东的肿瘤线核心品种,适应症包括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晚期黑色素瘤、转移性头颈癌、经典霍奇金淋巴瘤、尿路上皮癌、消化道癌、子宫颈癌、B细胞淋巴瘤、高度微卫星不稳定性实体瘤等。

  不过,邵阳也提醒称,当前国内药企在PD-1的研究上过于扎堆。“医药行业有个争三保五的说法,就是你的产品最好能进前三(获批),要么保住前五位。为什么?就是因为落后的产品会面临不小的价格压力和过多的竞品竞争。”邵阳补充说,在这个过程中,资本需要保持足够的冷静,倒逼源头的“创新者”做更有价值的差异化创新。

  “当然,资本退出的路径也应该更具差异化。中国的资本体系、投资体系还没有像美国那样成熟,后者的退出渠道比较多,限制反倒没有中国多,这在一定程度上是有利于孵化更多的创新项目的。”刘兆年补充说。

  “要说挑战,我觉得对于海归企业团队来说,往国内走的最大难处就是找不到高质量的CMO实现规模化生产。”姜儒鸿以自身经验为例表示,“在京津冀、长三角、甚至珠三角等地区做创新企业的科学家,实际上他们的技术已经跟国际保持同一水准了。但如何把技术规模化地转变为产品,这就需要上下游产业的协同,大家一起来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