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人:说说中国重返联合国这事儿
2020-03-26 11:25 来源:未知
产业人:说说中国重返联合国这事儿
阳江日报

  1971年联合国第26届联大通过了“两阿提案”,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驱逐逃到的蒋介石集团的代表。这事,很多人都当作新中国做的一件大事,津津乐道。我也持同样观点,当然是一件大事。但,可能不如同志们所讲的那么大,属“可大可小”的事儿。

  说这是件大事,那是因为,此次在联合国大会上发生的“”,标志着美国想操纵联合国是不可能了,在国际上美帝国主义说的话不灵了,它孤立了,大多数国家和人民不听它的了,它无法阻挡中国“重返联合国”了。这是新中国二十年斗争和第三世界民族独立和解放运动发展的结果,是全世界人民团结斗争的结果,说明“东风压倒西风”,当然是件大事。

  说它不是什么大事,是因为,我们自己没有把联合国或者恢复联合国席位当作什么大事。事前,中国并没有通过什么外交途径鼓动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提交恢复我们在联合国一切合法权利的提案。从1949年解放起,我们从来没有成立过“恢复联合国一切合法权利领导小组”之类的机构搞这事儿。我们倒是要求过联合国,要它把蒋介石的代表驱逐出去,恢复我们的合法权力,但这话是新中国成立之时说的,说完后,我们就淡忘了,提的很少。因为我们没把联合国当回事,我们没有义务把它当回事,也没有必要把它当回事,联合国也的确不是回事,它只是美国的一个橡皮图章而已。1956年,哈马舍尔德到中国来,劝说中国入联,只是保留在那里,周总理说他不懂,客气地拒绝了。毛主席、周总理曾多次劝说关心中国“入联”问题的外国朋友们,我们实际上并不急。所以,上世纪50至60年代的《人民日报》偶尔也骂骂联合国,当然,重点是骂联合国的操纵者美帝国主义,多数时间,我们是不答理它。

  1971年10月,当联合国通知我们,说联大已经通过了决议,决定把蒋介石的代表驱逐走,恢复新中国政府的代表权时,中国有许多人比如乔冠华等居然不愿意去,一句话,不稀罕。不过,还是毛主席有眼光,说,我们去,不去,就让第三世界的朋友失望。去了联合国,也就是多个骂美国的场所,让全世界人民都能听到,这很好嘛,为什么不去?所以,乔冠华、黄华带着强大阵容就去了。中国去了联合国之后,就是骂骂人,声音很高,主要是骂霸权国家。

  中国去了联合国之后,并不是对联合国赋予中国的一切“合法权利”都照单全收,有些所谓的权力,我们还不要呢!比如,维和行动,我们不承认什么维和,我们连关于维和行动的讨论都不参加,一到开维和议题会议,我们的代表站起来就走,听也不愿意听,意思是说,我们不赞成联合国干涉别国内政。而维和是非法的,至少是不合于联合国宪章的,实际上,维和在联合国宪章上的确没有法律依据。

  我们去了联合国,也就是废除了美帝国主义的一个橡皮图章,让它不能以联合国的名义侵略别的国家,又多了个骂人的场所,如此而已。之所以不把联合国当回事,是因为我们无求于联合国、联合国也基本上无助于我们,更重要的是我们已经有了打击美帝国主义侵略的有效手段或者说国际平台,那就是第三世界被压迫民族和国家的团结,同时也积极团结第二世界甚至是美国人民,积极支援他们争取的斗争,这个办法行之有效,越来越受到了包括美国朋友在内的广大世界人民的支持。比如,刚果(利),1960年独立,经美国人一手扶植的蒙博托总统,第26届联大,它就投票反对中国重返联合国。按说他应该全心全意听美国的,实际情况则不然,中国“入联”后,蒙博托总统成了毛主席的铁杆粉丝,全国官员都要电影《砂石峪》,学着“愚公移山”。甚至该国所有官员穿的衣服都由蒙博托总统按照中式中山装亲自设计的。当然,刚果官员并不穿中山装,不是因为中山装穿着不美观,而是因为,因为,因为刚果那地方太热,跨赤道,一年四季都是夏天,穿不了中山装。刚果晚上很凉爽,但是,中山装是礼服,晚上穿中山装给谁看呢?

  在毛主席时代,自1972年我们去了联合国之后,我国有什么国际大政方针或处置重大国际事件是依靠或者借助于联合国的吗?没有,一个也没有。因为我们知道,联合国是美国的橡皮图章,有霸权国家在里面捣乱,坏事难免不做,好事肯定做不了,我们在那里面做事,霸权国家会碍手碍脚。所以说,“入联”,代表我国外交斗争的重大胜利,实际作用却不那么大。

  我们要推行自己的国际战略依靠什么呢?当然不依靠联合国。我们有团结第三世界、联合第二世界这个战略平台,这个平台很好,只有朋友,没有敌人。我们要骂人,要号召全世界人民做个什么事,不需要求助于联合国,也不需要看谁谁脸色,不需要开什么国际组织大会,只在《人民日报》上写篇文章就可以了,全世界都会转载,全世界都要看。中国有很多会写这种文章的人,毛主席是一个,周总理是一个,中宣部、中办秘书局,人民日报编辑部、红旗杂志编辑部、解放军报社都有这样的大笔杆子,骂起人来很厉害,那时中国的确是有“软实力”。软实力,就是骂人的能力,就是骂美帝国主义、苏联修正主义等超级大国的能力(偶尔也骂继承英殖义者衣钵的印度,但是,印度好歹还是第三世界国家,我们很包容它,骂得不多),并且有让全世界绝大多数人相信和拥护的能力,就是我想骂谁就骂谁、骂得它只能招架、不能还口的能力,骂得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都敬仰我们的能力。骂小国不算软实力,所以,毛主席从不骂小国,当然更不打小国。

  还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明新中国“返联”不是什么大事。中国恢复联合国一切合法权利,只能算是毛主席、周总理那一代中国党“有一搭没有搭地”“一不小心地”就做到了的这么个事。用毛主席的话说,“没有料到”。绝没有什么成立“重返联合国委员会或办公室”之类的东西,也没有什么“高度重视”、“黑发人谈成了白发人”、作出什么重大让步、显示什么诚意之类。中国也没有为重返联合国而搞什么大型的庆祝活动。当然,对世界朋友把我们抬进联合国,我们还是真诚感谢的。加入WTO则不然,一会做这个让步,一会做那个让步,按照外国人的要求,对中国经济进行他们所希望的那种改革,还要好吃好喝地反复地好好地招待一帮外国老爷到中国评估,说尽好话,陪尽笑脸,直到让外国人完全满意,如此,“黑发人谈成了白发人”,很操劳、很辛苦的。那么多人、那么辛苦、那长时间、花那么多钱、作出那么多让步,挖空心思、搅尽脑汁、费尽心机,终于加入了WTO,所以当然是大事,要大大地庆祝一通。

  那么,为什么今天有那么多人那么重视联合国、把中国重返联合国说得那么重要呢?因为帝国主义及其在中国的代理人,专家、学者、媒体人之类,还有一群糊涂虫在抛弃第三世界路线、丧失第三世界这个平台之后,想与国际接轨,想给中国套上各种各样的“国际规则”枷锁,他们劝说中国人,只有与国际接轨、“融入世界”之类,戴上这些枷锁,中国才有出路。所以,他们在夸奖甚至夸张中国重返联合国、遵守国际规则的意义方面也就不吝惜笔墨了。